企业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?

企业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是衡量企业优劣的标尺。 持续 20 年的经济增长使中国成为“世界工厂”的同时,也成了世界上自然资源损耗最严重的国家。我国单位 GDP 的能耗是日本…

企业该承担怎样的社会责任

社会责任是衡量企业优劣的标尺。

持续 20 年的经济增长使中国成为“世界工厂”的同时,也成了世界上自然资源损耗最严重的国家。我国单位 GDP 的能耗是日本的 7 倍、美国的 6 倍、印度的 2.8 倍。单位 GDP 污染排放量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十几倍,按照目前的污染水平,15 年后我们的经济总量翻两番时,污染负荷也会跟着翻两番。拼资源、拼环境的发展模式已走到了尽头——倘若我们断送了未来发展的根基,我们的民族会不会因此而面临困境?倘若我们毁掉了中华文明的母土,十几亿之众的人口又将去何处寻找失落的家园?

加盟“绿色中国企业论坛”的企业家们的大声疾呼,显示了强烈的责任意识。有财富没有责任,有资本没有道德,有地位没有良知,不可能成为一种全面而健康的社会力量。只有把财富与责任相结合,才能为企业带来真正的力量和尊重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企业的社会责任越来越成为衡量一个企业优劣的标准。企业是经济实体,在市场中生存,当然要讲经济效益,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。但是赢利和社会责任并不矛盾,企业可以而且也应该在其中找到平衡点,更不必说,社会责任能大幅提升企业的竞争力。权威的统计数字表明,凡充分考虑社会和环境影响的公司业绩都比其他公司好。杜邦公司就是凭着“环保理念”,从一个总资产仅为 3.6 万美元的火药小作坊成长为年销售收入 240亿美元的跨国巨头。在国际上,是否履行社会责任正成为企业是否能进入全球市场的关键。

今天许多中国企业都在追求“做大”、“做强”,与此同时,绿色崛起正成为中华民族最为迫切的选择。绿色崛起为企业的“做大”、“做强”提供了无限广阔的舞台和前所未有的机遇。可以预期,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,真正“做大”、“做强”的企业一定是那些以社会责任为己任的企业。企业社会责任不能无限放大

企业应承担起绿色责任,我双手赞同。但这一新提法也引发了笔者思考。一段时间以来,企业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,这句非常时髦的话,经常出现在官方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中,环保的、劳动用工的、慈善事业的、捐资助学的、打击假冒伪劣的,等等,只要涉及企业,一些人就提出这句话,仿佛企业的社会责任无所不包,无所不能。

企业应该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,亚当斯密 200 多年前就对此问题进行过论证,但企业应当承担哪些社会责任,却一直众说纷纭。西方古典经济学家认为,利润最大化是企业全部社会责任的体现;而企业伦理学则认为,除了利润,企业还应有更为广泛的社会责任,如产品品质、关心环境与工作条件。目前看,企业社会责任还是一个争议较大的概念,其内涵和外延在不同学者的心目中大相径庭。

在笔者看来,法律的要求与社会的期许,应该是界定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标尺。例如企业与环境的关系。一般来说,治理污染需要高投入,治污设施运转要增加生产成本,所以一些企业不愿意主动治污,但国家法律有明确规定,企业不治污就要受到惩罚。还有依法纳税,依据劳动法为员工提供好的生产环境与福利待遇等,这些内容,既是社会对企业的期许,也是法律的硬性要求,理应构成企业社会责任的核心内容。

还有一些内容,是社会期待企业做的,而法律没有规定的,如商业伦理、企业办社会、某些

社会摊派等,这些是否该纳入企业社会责任范畴内呢?较难把握。笔者以为,我们不应从狭义的

道德二字出发,而应该遵循权利义务对等的原则,尽量立足于客观、公正和科学之上,来界定企

业必须做的、应该做的和不应该做的界限,以此寻求企业和社会双赢的结合点。

社会责任,是企业的一种必然义务,同时,又是企业立足所需的一个必然条件。只有从企业

对自身、对社会的合理期许出发,从社会对企业的合理期许出发,从法律法规出发,科学理性地

界定企业社会责任,才有利于企业真正把财富和社会责任结合起来,才有可能实现多赢。这需要

决策者的重视,需要理论界的研究,需要企业的实践。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