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看待考上东北师范的盲人考生希望校方给配备点读笔,助残车或导盲犬?

这件事情已经被附加了太多的公众情绪在里面,如果要讨论,首先要明确一些基本事实:校方和该名学生双方的说辞,都未必全部是真的。

首先,盲人参加高考是有特殊程序和特殊考场的,连试卷也是特殊的。所以这名学生基本上不可能在体检表上作弊,否则他连高考都参加不了。同时,有三所大学都拒收了他,说明从这名学生的资料上是可以看出他的视力缺陷的。那么东北师范大学为什么会完全不知情呢?我觉得这个锅恐怕得学校招办的相关工作人员来背。最起码这应该不是这名学生本身的问题。所以我不太相信题目中所说,这名学生上交的体检表上视力是正常的。毕竟,体检表现在不在学生手里,而在相关工作部门那里,除非有图片做证据,否则他们怎么说人家都没办法辩白。

其次,对这件事情的讨论要立足于一个基本的思考:假如残障人士永远都会因为各种情况源源不断地出现,我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?永远把这些残障人士特殊化,让他们只能做有限的工作,徘徊在有限的空间,还是鼓励他们积极走出来,像普通人一样努力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?

尤其是,我们必须还要考虑到一点,这些残疾人并不是完美无缺的,他们也会自卑、嫉妒、怀疑、胆小、贪心、短视……就和我们身边的大多数普通人一样。我们是不是只能接受那些在道德上完美无缺的残障人士,而无法接受一个自身有局限的残障人士在命运中的挣扎?

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请同时想到一件事情:我们的身边很可能就有一些残障人士,他们很可能也是我们关心的朋友。如果他用一种不太完美的方式去追求自己的生活,我们该报以怎样的态度?

第三,普通人说一句“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”,大家哈哈一笑,觉得无可厚非。为什么这位家长说了一句想要住宿舍好有室友照应,大家就如此膈应?是不是残障人士在说话措辞方面必须更小心翼翼,因为他有残障的原罪?

第四,很多人担心他上了大学也学不好,所以觉得他不该来这所大学。可人家考都考上了,为什么不能来?学不好挂科多,按照学院规矩肄业便是。他想要住宿舍,最后发现诸多不便坚持不下去再走也不迟。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难,就要剥夺他尝试的权利?

我曾经在本地一个很窄的单向车道上看见过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。当时我在公交车上,他和他的轮椅在车道的拐弯处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机没注意,公交车刹车刹得太晚,等到成功刹车的时候,和那轮椅只有几厘米的缝隙了。那名残疾人在公交车尝试刹车的过程中,自己也在拼命地转动轮椅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,可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。最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,那残疾人慌忙偏着头闭着眼,以为自己快要死了。等到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还活着,慌不迭地继续转动轮椅,终于成功走过弯道。

因为在这座城市里,盲道和残疾人通道都非常不健全,他连把自己轮椅驶上人行道的斜坡都找不到,只能被迫承受这种风险。

公交车上的人大大出了口气,说:“真不知道,这样的人还出来干什么,真是吓死人了!”

那么亲爱的朋友们,在未来,你是希望他们出来还是不出来,你希望他们也像正常人一样做力所能及的工作、成为你的同学同事,还是希望他们就躲在那些你们看不见的角落,永远不要出现在你们视线之中,免得惊吓了你们才好?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