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盘水六枝、盘州、水城,你更喜欢那里?

我喜欢六枝,因为它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的青春融化在在这里。 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有爱。 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奉献。 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年轻, 我思念,因为我总想再见。 终于,我又回到了六…

我喜欢六枝,因为它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的青春融化在在这里。

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有爱。

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奉献。

我思念,因为我曾经年轻,

我思念,因为我总想再见。

终于,我又回到了六枝,

时光已过去三十一年。

远避了北方的酷暑,

这里是宜人的春天。

下车出站方几步,

学生迎接展笑脸。

当年课堂才束发,

如今已是天命年。

不问旅途可疲累,

宾馆早为我安排。

人事有代谢,

沧海成桑田。

匆匆行色急,

会友意切切。

牂牁江的野生鱼,

六盘水的黔羊宴。

落别乡的温泉小镇,

三线博物馆的老照片。

两山虽近难碰头,

人活着就能再相见。

思念的同学同事老领导,

都从贵阳盘州水城赶过来。

宴席何丰盛,

置酒多频繁。

推杯换盏中 ,

争说忆当年,

尽是些你帮我助的阶级友爱。

此生此世何处寻,

旧日的情真情切情满怀。

最牵挂的六枝矿,

井口封,医院拆,澡堂已尘埋。

球场礼堂办公楼,

竟然被环城大道所取代。

尖山荒无路,

学校新改建,

俱被些周边的民房围起来。

拆得七零八落的拉古坝,

幸亏还找到了我住过的老宅。

看不到匆匆过往的身影,

听不见高音喇叭的声喧。

满眼是,

无名草,废弃物,断壁残垣。

消失了六枝矿,

成就了那克街。

马路人流水,

高楼试比肩。

乍一看,仿佛人在大都市里边。

刀斩江水水不断,

奔流不息到东海。

此生经历生死劫,

难消六枝思与念。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